现代社会,出现各种健康问题的人群也越来越多,其中,慢性疲劳是现代人最为常见的一种病症,据相关统计资料显示,我国约有70%的人呈亚健康状态或者说慢性疲劳综合征。一项发表在《福建中医药》的调查统计就表明,在体检人群中,出现疲乏倦怠者占比高达84.1%

在慢性疲劳的人群中,其中有一类人尤其值得关注,也即有慢性肝病的患者,这一类人群常常主诉有疲劳的症状,他们也是慢性疲劳的高发人群。

此前31岁的张先生就表示,已有慢性乙肝8年多,近期出现神疲乏力一个多月,充足的休息也未能缓解疲劳症状,并伴有肝区胀闷不舒,口干口苦,消化不良,食欲不佳,偶尔有胃脘部胀满及嗳气,睡眠差,梦多,小便色黄,大便溏;苔黄腻等症。而据其所述,体检肝功正常。

事实上,张先生的疲劳等症状主要是由肝所引起的,虽说体检肝功能正常,但肝脏胆汁等代谢功能已经开始出现问题,而且肝与脾等脏腑密切相关,肝不好,也会累及脾胃等脏腑,从而引起各种病症。《黄帝内经》也记载曰:肝为罢极之本,意思说的是肝主筋,人体一身的筋肉、肌腱、韧带均受肝脏的支配,而这些组织是维持、协调人体的各种运动的基础,如果肝脏发生病变,则与运动有关的组织功能也会下降,从而表现为容易疲劳、乏力。


祖国医学认为,慢性疲劳的发生主要与五脏及气血阴阳的失调有关,从病因方面来说,五脏功能的失调可以导致气机升降失调以及气血的亏耗。正如《脾胃论》所言:少气,不足以息,倦怠无力,默默不语,食不知味,动则烦扰

而肝脏功能失调所引起的疲劳从病因病机上来看,则以肝郁脾虚、肝气虚、湿热内蕴这3类为多见。

1)肝郁脾虚:

肝主疏泄,肝脏主要通过调畅全身气机,以推动气血的运行,从而维持各脏腑器官功能活动的正常。而气血的生化主要来自于脾胃的运化功能,人体吃进体内的食物均需要通过脾胃的消化功能才能转化为气血等营养物质,所以肝与脾胃有紧密的联系,相互影响。《血证论》也有记载:木之性主于疏泄,水谷入胃,胃土得其疏达而水谷化

如果肝脏的疏泄功能失常,肝气郁结,气机不畅,则会表现为精神恍惚,抑郁寡欢,喜怒无常,倦怠乏力,身心疲惫。当病情进一步发展时,肝郁日久横逆犯脾,导致脾虚无以运化气血,则不能充养肌肉,同样也会表现为全身倦怠乏力,关节僵硬麻木。

近年来,由于社会竞争加剧,出现焦虑、抑郁、闷闷不乐等不良情绪的人越来越多,而肝的疏泄亦与情绪调节密切相关,所以中医也有情志致病,首先伤肝一说。现实生活中,有不少慢性肝病的患者表示,当生闷气的时候,或者情绪不稳定的时候,肝脏区域会出现隐隐作痛等症状表现。

2)肝气虚:

正如上面所说,气血是维持各脏腑器官功能正常活动的保证,《难经》亦有言:气者,人之根本也。如果肝气亏虚,则无力调畅气血的运行,气血运行不畅,肌肉筋骨就得不到充足的气血濡养,从而出现疲乏无力、精神萎靡等症状。

临床所见,肝气虚的患者常有精神疲惫,健忘,惊恐,多梦,疲乏,倦怠,舌质淡紫或白等表现。如果病情由肝气虚进一步发展至肝阳不足,则可出现舌质紫,面青或灰,神情呆顿,纳呆等表现。


3)湿热内蕴:

《素问·至真要大论》曰:诸湿肿满,皆属于脾。指出湿邪所引起的疾病,多与脾有关。而著名医学家张仲景也曾说道:见肝之病,知肝传脾,所以肝病大多会影响脾脏功能,脾功能失调,则易生湿浊,湿浊内阻,容易郁而化热,湿与热合而致病。

其中,湿性黏滞,热邪耗气,湿热内蕴就如同在闷热的天气里披着一件湿漉漉的厚棉被,人也会不舒服。

那么,肝脏不好所引起的身体疲劳,应该如何调理,祛疲劳呢?

中医认为,肝的疏泄,有利于脾的运化,而脾气的健运也有利于肝的藏血,故肝与脾一脏受损必然损及另一脏,所以,对于此类慢性疲劳主要从肝脾着手辨证论治。

肝气虚则要补肝气,可选补肝汤加减治疗;若肝气虚不足以疏通气机而挟郁者,可在补肝的基础上加用理气药。若肝郁气滞者则以疏肝理气为主,可选用柴胡疏肝散加减治疗;如果郁而化火,则用丹栀逍遥丸加减辨治;耗伤肝阴者,以一贯煎加减;肾阴虚者,则可选知柏地黄丸加减。


另外,脾气虚则以健脾益气为主要治疗原则,可选四君子汤加减治疗;如果脾虚湿盛,则可用升阳益胃汤加减辨治。

如果是肝郁脾虚,则治以调和肝脾,可选方四逆散加减治疗。该方最早出自《伤寒论》,方中柴胡疏肝解郁,黄芩清肝胆郁热,枳壳破气散结、疏畅气机,合用而能调气解郁;白芍、灵芝养肝柔肝,防柴胡、黄芩和枳壳疏泄清热太过,佐以陈皮健脾化痰祛湿。山楂化食导滞运脾,甘草甘温益气,调和诸药。诸药相配,可使邪气郁解,气血调畅。


需要注意的是,在实际治疗时,应该随证加减,切勿照搬古方使用。比如本文开篇所讲的张先生,根据其症状及舌诊等辨证知其疲劳等症状主要是肝郁脾虚,湿热内蕴证所致。由于其病程较长,起病缓慢,所以先以疏肝理气,清热解毒利湿为主治疗,后续再兼以补益肝脾。方选四逆散加减治疗:柴胡,赤芍,枳实,垂盆草,鸡骨草,夜交藤,黄芩,延胡索,厚朴,甘草,21剂,日1剂,分早晚2次饭后温服。

复诊时,患者仍有疲乏症状,肝区及胃脘部胀满明显缓解,舌象诊断表明仍有湿热之象,所以继续给予清热化湿透邪为主,适当配合健脾扶正之品,上方去厚朴、延胡索,加茯苓,猪苓,麦芽,丹参,白术。共21剂,日1剂,早晚饭后温服。

三诊时患者已无特殊不适,睡眠、精神体力等较之前好转,舌暗红,苔薄白,期间复查肝功能结果显示正常,乙肝病毒数量减少。治疗效果明显,继续给予清热化湿透邪,健脾疏肝治疗,组方:柴胡,白芍,炙甘草,枳壳,茯苓,麦芽,丹参 ,白术,鸡骨草,珍珠草,女贞子,黄芪。2个月后随访,诸证悉除。

rem'); });